《大佬每天被大小姐花式撩拨》寄予西风小说最新章节,祁谨,祁谨立马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佬每天被大小姐花式撩拨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寄予西风

简介:【喜怒无常绝美大小姐vs百撩不侵机器人大佬】明府山庄有一位帅到惨绝人寰的男人,大家说大小姐金屋藏娇。“阿谨,我不想让你当我的保镖管家了,确实有些屈才。”大佬皱眉,难道自己身份被发现了?“阿谨,你以后多了一个身份,我的爱人。”此言一出,大佬进入待机状态。原来大佬第二重身份是首富,白天是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晚上切换身份成为大小姐的私人专属。样样精通,唯独不知道怎么爱一个人!

角色:祁谨,祁谨立马

大佬每天被大小姐花式撩拨

《大佬每天被大小姐花式撩拨》第1章 大小姐的心动信号免费阅读

明府山庄

黑夜,一辆开着远光灯的汽车如萤火行驶在蜿蜒的山腰上,山庄的铁栅栏自动开启,汽车进入庄严又气派的住宅,稳稳的停在喷泉旁。

宴清北坐在后座上,如暹罗猫般慵懒高贵,轻缓地抬起那高傲的眼,灯光有些晃眼,细长的狐狸眼微睁闪着水光,迷离致死。

她盯着前面的男人,想必他也正在看她。

祁谨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衬得他身材俊美修长,他举着黑色的雨伞,她只能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下颌以及薄凉的唇,即便没看全,如雕刻般的嘴鼻长得几近于完美。

宴清北轻笑一声,头突然有点痛。她揉揉脑袋,喝多了有些难受。

“小姐,到了,我扶你下车。”代驾司机十分哈腰的做好售后服务。

宴清北没有拒绝,在他的搀扶下下了车。

她一袭紫色齐膝裙,配着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像极了高贵的黑天鹅。

她走路有些摇晃,代驾司机也不敢过多的身体接触,只能紧步跟随。

天空飘起雨滴,她的视线也变得模糊,瞥向站在台阶上的男人,他好似对她从来没有过其余表情,永远都是这副样子,她恨死了。

她眼眸微眯,怎么办,喝了酒也还是不爽。

“哎呀!”宴清北小声惊呼,一个重心不稳,往后栽,眼看就要跌落进代驾司机的怀里。

此刻台阶上的男人如黑曜石的眼眸微缩,下一秒丢弃雨伞快步上前,一把推开代驾司机,顺势搂住女人的腰部,与自己撞了个满怀。

闻着扑面而来清冽的气息钻入鼻息,宴清北知道,是祁谨,迷离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

“受伤了吗?”头顶微凉的气息扑洒,声音磁性又低沉。

“脚崴了。”

她点点头,声线绵绵的,听上去就引人怜惜。

这要是让员工看见,不得惊掉下巴。

祁谨没说话,斜飞汝鬓的浓眉轻拢,他弯腰将人抱起来进了屋,修长的双腿快速迈步。

代驾:……

宴清北搂着他的颈脖,将脸埋在他怀里,她喜欢闻他身上的味道,安全感满满。

他炙热的手掌覆在她的腰间,一阵阵酥麻感传来,她不敢动。

她就像一件轻轻松松的物品,祁谨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上楼推开房门,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放下,双双下沉时,四目相对。

两个人距离相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按理来说,此时应该发生点什么。

她那双雾雾的眸子好似要将他吸入骨髓,吃抹干净。

可惜,就算凝望着他的眼睛,他漆黑的双眸似深潭,哪怕是一点点波澜都看不见。

她只能失望抽离,目光如前。

真可笑,她居然觉得他会心动。

祁谨熟练的脱掉她的鞋袜,握着她小家碧玉的脚,仔细的检查伤口,好为她上药。

“祁谨,你知道我今天去见谁了吗?”宴清北眼神变得悲伤起来,自顾自的说着。

祁谨闻着她散发出的白地兰酒味,眉头轻蹙,没回话。

她又继续说道:“我去见了高博士,我问他是不是忘记给你安装心系统了。”

说着,她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灯光下那双眼睛亮莹莹的。

祁谨愣了下,停下手里的动作,眼神一闪,很快又恢复原样。

“他说没有,你说他是不是年纪大了,记错了。不然都五年了,你怎么还是不喜……”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祁谨打断了。

“脚没有问题,注意多休息。”祁谨站了起来,面对神情低落的她,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也知道了宴清北是故意说脚崴的,他也只能当作没看穿。

宴清北再也忍不住了,大声质问道:“祁谨,你一定要这样吗?”

“你喝醉了,我去给你煮醒酒汤。”他还是老样子,不管她怎么做,他从不失态。

人走后,宴清北忍不住怒火,‘砰’的把手边的灯给砸了。

碎片四处迸溅,给她手臂划了一道细细的口子。

宴清北恢复了以往冷漠的女王脸,也不理会伤口。

她想起了这些年和他的过往,虽平淡但好在有他陪伴。

她知道,是祁谨救赎了她。

没有祁谨,她早就不存在了。

高速发展的时代下,高博士每年都要创造一批机器人进入社会,除了不用睡觉定时获取能量,几乎和人类毫无差别。

当然,每一批的最后一位机器人不会安装心系统,每次问高博士问为什么,他都不说。

这些机器人他们的性格迥异,能力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不能让人类发现自己的身份。

祁谨端着醒酒汤上来,他锐利的眸子扫了一下地面,很快收回视线。

宴清北抬眸,清离的眸光毫不掩饰的直视他。

“把汤喝了,不然会头疼。”祁谨来到她的跟前,那双瑞凤眼冷静的过分。

他从不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像今天不会问她为什么要喝酒,但总是默默的为她善后。

“好。”

“我要你跪下来喂我。”她声线平稳,看来整个人都平静了不少,这才是真实的她。

祁谨立马答应,双膝跪在碎渣上,哪怕做着最卑恭的动作,他的背脊依旧挺的很直。

她想一定很疼吧,可他却面不露色。

一瞬,她忘了,他怎么会疼。

她多希望他能反抗一下,拒绝她,这样她还觉得他有血有肉。

心头一股无名火升起,但更多的是妥协。

喝完醒酒汤,他把地上的碎渣也一同收拾干净。

哪怕是这个有机可乘的夜晚,他都能做到不动于心。

宴清北很清楚,她失败了!

祁谨,你是真的不明白吗?她只能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她想要这个答案很久了。

翌日。

宴清北揉揉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昨晚她喝的半醉,脑海中关于和祁谨对话的场面浮现出来。

该死!她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宴清北简单洗漱一下,穿着勾勒着完美曲线的丝绸睡裙,缓步下楼。

和往常一样,桌上已经做好了早餐。是她爱吃的口味,营养俱全。

她坐下吃了起来,每天能吃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做的早餐心情也好了点。

待她吃的差不多,祁谨就从转角处出现了。

原创文章,作者:寄予西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28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