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风歌》李肆小说最新章节,老淮,阎乐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秦风歌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李肆

简介:【没系统、轻幽默、权谋、单女主、战争历史文】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秦三世曰:“朕只需派一员说客,尔等反贼顷刻土崩瓦解。”项羽说:“彼可取而代也。”秦三世曰:“霸王不想乌江自刎,那便来试试。”刘邦说:“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秦三世曰:“汉王欲往黄泉随始皇帝,朕准了。”冒顿说:“又得过冬贴膘,咱们穷死了,只能去秦国抢劫。”秦三世曰:“既然来了,就别想回去了。”

角色:老淮,阎乐

大秦风歌

《大秦风歌》第1章 借尸还魂公子瑞免费阅读

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

这一年,秦扫六合,一统天下,嬴政称帝。

这一年,长子扶苏与王氏诞下双胞男胎,嬴政大悦,二孙赐名为“祥”与“瑞”。

……………………………………

秦皇政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咸阳。

大秦嫡长子扶苏的府邸,此时被一群身披铠甲、手持火把的士兵围得水泄不通。

领头之人,乃赵高的女婿阎乐。

“撞门。”

在他的一声令下,士兵抬起粗重的树桩,几个眨眼功夫,就将黑漆大门的木栓给撞折。

士兵如同索命死神,亮出寒光刀刃,带着金属衣甲的碰撞声,鱼贯而入。

内堂之中,十一岁的赢祥手持三尺剑,挡在家人面前。

面对全副衣甲的士兵,赢祥丝毫不惧,长剑指着阎乐喝道:“大胆,竟敢带兵擅闯皇邸,莫非想造反不成。”

阎乐看兄弟俩这副架势,冷笑一声:“传陛下敕令,公子扶苏目无尊上,屡次驳斥国策,有违人子,实乃不孝,今赐于自裁。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小的们,给我拿下。”

话音刚落,士兵刀剑寒光霍霍,见人就砍,府邸上下乱作一团,惨叫连连。

一阵刀光剑影的厮杀过后,赢祥身中数十剑,含恨而亡。

王氏轻扶赢瑞脸庞,泣声道:“儿啊!母亲随你兄长先行一步。”

言毕,王氏当场自刎。

大哥身死、母亲自杀,赢瑞已是深受打击、六神无主,士兵正要向他挥剑之时,却被阎乐阻止。

“罢了,好歹是皇室贵胄,就让他死得体面些,弄得血淋淋的,也怪吓人。”

士兵扯来死人绫带,缠在赢瑞脖子,不到半刻钟功夫,就将其活活勒死。

府邸上下,唯有一个老仆还活着,此时正匍匐在阎乐脚下颤抖。

只听见阎乐淡淡道:“老淮儿,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老奴一定办妥。”

下半夜,府邸的尸体大部分已被处理。唯有皇室三人的遗体,还留在府内,都已收棺入殓,只等天明之后,再拉去入土下葬。

老淮见阎乐的爪牙都已撤离,就关上大门,来到内堂跪了下来,哽咽道:“主母,两位小公子,老奴有罪,老奴良心不安,主家一向善待于我,无奈老奴的亲人都落在奸人之手,实在身不由己。您的恩德,唯有来生再报,还望主母地下有知,莫要找老奴麻烦。”

这时,赢瑞遗体出现了一阵抖动,晃动的衣袍,也伴随着烛光一阵忽明忽暗。

这一幕让老淮吓得不轻,连忙把脑袋敲在地砖上,磕得邦邦作响,嘴里同时告饶着:“小…小公子,饶了老奴吧,你要报仇就找赵高、找阎乐,千万别找老奴。”

棺椁内,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你有病啊。那么吵干嘛?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此言一出,老淮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大喊一声:“诈尸啦!”

老淮还没跑出门外,就被门槛绊倒,顿时就磕坏了膝盖。

棺椁内,赢瑞已经被吵闹声惊醒,他仰起上半身,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目光所及,发觉周围全是古代建筑。

更要命的是,自己还躺棺材里,旁边也有两副棺材,突觉脖子很痛,机械又僵硬地扭过头,便看见门外有个老头,正在地上痛苦哀鸣。

接下来的一幕,让活了大半辈子的老淮,给彻底吓得喊不出话来。

只见赢瑞双手攀着棺板站了起来,然后一跃而下,双脚同时着地,惨白的脸庞,机械般的动作,再配上直勾勾的目光,让老淮就想起了乡间传闻的旱魃。

见赢瑞朝自己走来,老淮头想起身逃跑,无奈膝盖骨似乎脱臼还是错位了,根本站不起来,便一边嗑头,一边告饶:“小公子,饶命!别杀老奴。”

赢瑞很诧异,这老头说的话,居然是雅言(宋前官方语言),好在也是自己的家乡话,也能听懂,便问道:“喂!老头,拍戏呢?演也太像了吧,都赶上影帝了。快告诉我,你们剧组为什么把我弄来演尸体?”

“小公子饶命,饶命…”

见老头还不回答,赢瑞彻底不耐烦了,上前抓住对方领口,喝道:“喂!醒醒,剧组都走了,你演戏演傻了吧?”

对方还是不肯回答,赢瑞实在没招,觉得老头应该是入戏太深,彻底疯掉了。

于是,他便一巴掌扇了过去,想把老头打醒。可结果?这一巴掌明明下手不重,却把老头扇晕了过去。

赢瑞无奈,往身上摸索,想拿出手机拨打120,谁知手机不见踪影。

回到内堂寻找,就看见另外的两副棺材里,躺着两件很逼真的道具。

“啧啧,现在古代电视剧都这么良心了吗?道具竟然如此逼真。连这伤口都…咦?”

当赢瑞伸手掰开王氏的伤口时,就看见被切断的喉管。

“唉呀妈呀!是真死人了!手机呢?我要报警。”

赢瑞寻遍整个内堂、后院、厢房未果,便往大门走去。

看见老淮醒了,又把他抓起来,问道:“快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会有死人,看见凶手了没有?”

老淮已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此刻他觉得,赢瑞应该是死了一次之后,得了癔症,绝非旱魃,不然自己早被掐死吸血吃肉了,何况小公子确实像换了个人似的。

“小公子,这里是咸阳。”

“咸阳?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长安古城吗?”

“关中咸阳,公子扶苏府邸。”

“啧啧!老头,你已经彻底疯掉了,我这就出去找精神病院的人来。”

老淮连忙把赢瑞的双腿死死抱住,急道:“小公子万万不可出去,若让赵高党羽看见,他们会杀了你的。”

“老头,放开我。都死人了,还在演戏,我真服了你。”

“小公子,老奴没有演戏,所说千真万确,现在很危险。主母和大公子就是被他们杀的。”

“开玩笑,那你还不报警?快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向谁报警?手鸡?老奴没有手鸡。”

赢瑞翻遍了老头全身,还真没手机。

见老头还是死抱住自己,便问道:“他们为什么杀人?”

“赵高一直想谋害扶苏公子,刚刚老奴得到消息,陛下已经在巡游途中驾崩了,赵高命阎乐,将公子一家斩尽杀绝。”

赢瑞觉得老头能如此清晰回答问题,也绝非神经病能做到,又问道:“那我是谁?”

“扶苏次子,赢瑞。”

“里面死掉的是谁?”

“王老将军之女王氏,另一位是您大哥,赢祥。”

“现在是几年?”

“始皇三十七年。”

赢瑞越听越不对劲,尤其自己原来一百多斤的体重,怎么会被一个老头轻易拽住?还一直叫自己小公子,如此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这具身体缩小了。

他连忙跑到水缸边上,在月光照耀下,就看见倒影里的自己,虽然天色昏暗看不清面貌,但整体轮廓还是能看出个大概。

“我的天啊?这…怎么可能?科幻片都不敢这么拍……呵!竟然穿越了,难道我真变成扶苏的儿子了?”

他原名叫王尚古,是一名考古工作者,几个小时前,他在骊山附近一座新发掘的陪葬坑里搞研究,吃了盒饭就靠在墓坑边上小眯一会,迷迷糊糊之中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啥情况记不清了。醒来之后,自己就稀里糊涂地出现在棺材里。

刚开始他还以为被隔壁拍戏的剧组,给偷偷抬去扮演尸体。

他十分肯定,现在绝对是秦朝。

“老头,怎么说,我现在是见光死咯,现在该怎么办?”

“小公子可以继续装死,等明日午时,老奴会将你和棺椁一起运出城外,届时有老奴的一位朋友接应,您脱身后,立马赶去九原郡,将陛下驾崩的消息,告诉扶苏公子。”

“那你怎么办?”

“老奴贱命一条,贼人不屑于杀之,特命老奴安葬主母。”

赢瑞思索了片刻,便点头说道:“那好,就听你安排。”

这时,大门被人敲响,门外传来一阵催促声:“淮老儿,开门。”

赢瑞低声向老淮问道:“来者何人?”

原创文章,作者:李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68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