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修真我打铁》小说最新章节,陈重,石碾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别人修真我打铁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普天元独步

简介:天生凡体的男主只能做杂役,幸亏他,人帅不撩妹,低调不闹事!才得以在这纷争不休的异界找到一处安身立命之地。

角色:陈重,石碾子

别人修真我打铁

《别人修真我打铁》免费阅读

相越茫然站在人群中,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是自己的双手没错,不过好像变得白皙和晶莹剔透。用手摸摸脸颊,拉碴的胡子不见了,摸到头顶,竟然有个发髻!

相越看向自己的身体,竟然身着长袍,灰色的布料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补丁,虽然还略显干净,一看就知道已经穿了好多年。

脚上就更加寒酸了,一双布鞋四处漏洞,几乎和光脚没多大差别。

难道是穿越了?就在前一刻,自己还在欢快玩游戏,三开战法牧,刷竞技场等级分,突然眼前一黑,等醒过来,就身处这处广场。

“十八岁以上请站到右边,十二岁以下站到左边,十二到十八岁之间站中间。”相越抬头看向那人,一个面容普通,身材中等的汉子站在高台上,似乎是这次活动的主持人。

相越还在思索,周围的人开始走动起来,很快分成三处。

台上的那人看着相越说道:“你到右边去,说的就是你,最高的那个,我看你已经满十八岁,请到右边去。”

相越还不清楚自己身处此地到底是为了什么,当下也不敢提问,按照要求移到右边人群中。

不一会儿,有下人抬来数张桌子,放置在两拨人面前,又有几人来指挥众人排成队列。

台上的人又开始说话了:“诸位,今天是我落星宗一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按照惯例,将在十二岁以下幼童里挑选内门弟子;在十二到十八岁少年里挑选外门弟子;从十八岁以上者中,挑选我落星宗各部所需杂役。”

杂役?相越不由得苦笑,自己好歹也是一本毕业生,事业虽不出色,能在大都市混到IT工程师还是相当不错,再加上依靠这两年来的游戏代练赚的外快,他近期都计划开始供房了。

没想到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一开局注定做杂役!

他心有不甘向旁边一人问道:“这位兄弟,十八岁以上就不能参加内门或外门弟子挑选了吗?”

那人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看着相越:“你这话听在我耳里,就好像一个天大的笑话,谁活到十八岁,不是经历过两次天赋测试?”

相越尴尬的笑笑,“我也是偶尔听说落星宗的选拔大会,两年前千里迢迢赶来,在我的家乡,并没有什么天赋测试这说法。”

那人哦了一声说道:“就算你没经过测试,你的年纪摆在这里,连测试的资格都没有。”

他上下打量相越,“我看你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放心,只要你能入选杂役,以后吃香喝辣的少不了。”

相越心情黯然,似乎目前,只能先做杂役了。

过了一会,陆陆续续来了很多落星宗的门人,把两个巨大的透明珠子放在低年龄的人群前。两个修士上前,手掌按在珠子上,灌注元力,原本透明的珠子竟然迸发出三色光芒,煞是好看!

不用说,这就是测试灵根的珠子,色彩越鲜艳,说明天赋越高。

相越羡慕看向那边,自己怎么不早穿越几年?

先是十二岁以下幼童天赋测试,那些幼童按照顺序依次测试,如果能激发两色光芒,就算合格,三色为优秀,四色属于佼佼者,五色六色为绝世天才。能够激发七彩光芒,这是妖孽,落星宗的宗主都会驾临会场。

这群幼童数量最多,接近千人的数量。测试一个多时辰,多数都是无彩之人,少数勉强及格,极少数达到三四色。只有三个人达到了五色,这也让主持长老拂须开怀大笑:“不错,不错,比去年多了一个五色苗子!”

这修真界,还是很残酷的。接下来十二到十八岁组的测试,这年龄段有两百多人。这些人里,部分是错过了幼年测试,还有部分觉醒天赋比较晚。

这一组人更惨,只有两个三色,其余全不合格。

相越看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初时,自己还不甘心做杂役,现在看来,能入选杂役,只怕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随着两组低年龄段的筛选结束,落星宗的门人把测试珠子搬走,多数修士也跟随主持长老离去。

剩下几个修士搬来几个石碾子,丢在众人面前,接着又拿来一些植物,器皿,以及笔墨纸砚,一一摆在台上。

为首一位长老登台,“此次,我落星宗杂项各部十数名杂役,炼器坊,炼金部,符箓处分别招收数名杂役。”

他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为了方便快捷的挑选,请各位依照自己的优点选择站位。比如,想去符箓处的,就上来书写绘画一番。觉得自己力气大,想去炼器坊的,就上来举石碾子。认为自己对炼金有把握的,可以上来识别灵草,器皿。”

相越心里更加没底了,首先炼金部第一个否定掉,自己刚来这方世界,是不会识别灵草的。第二个否定掉的是符箓处,自己还不了解这里的文字,贸然把蓝星的字写出来,会不会引发不可意料之事的发生?

他看向几个巨大的石碾子,又看向身边的人,入眼皆是低矮瘦小之人,心里感觉没那么慌了。自己考大学时,本来是个二本的实力,依赖体育专长生的加分,才挤进一本的队伍中。

相越身高接近一米九零,宽肩窄腰,看起来不胖不瘦,让人感觉他魁梧却不夸张。在蓝星,他坚持每天晨跑,雷打不动,周末还要去健身房玩上两天,可以说把身体调理得很好,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丝赘肉。

很快轮到相越,他 走上前去,“我面试炼器坊的杂役。”负责面试筛选的负责人站了起来,用手捶了捶相越的胸膛,呵呵笑道:“好一个打铁的苗子,你不用试举石碾子,你通过了。”

一会便有人来帮他登记在册,量身测重。做好这一切,吩咐相越就地等候。

当挑选完成,几辆马车徐徐驶来,把符箓处和炼金部的入选杂役接走,唯独留下了炼器坊的几人。

一个门人站了出来说道:“我叫陈重,你们叫我陈师兄,如果你们能通过最后一关的考核,以后我们就是同门子弟。”

“炼器就是一个粗活,不但对力气有比较高的要求,对耐力的要求也极高。”

陈重转身指向身后。“沿着这条路一直跑下去,大概八九里地,你们会看到一处山谷,那里就是我炼器坊大本营,一会我说开始,你们就向炼器坊跑去,如果在沙漏计时器关闭前到达,就算合格,正式加入我落星宗炼器坊。”

说罢,陈重掏出一张符箓捏碎,只见符箓化作光华点点,消失不见,紧接着他大喝一声:“开始!”

相越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由于冲得太猛,他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陈重哈哈大笑:“你们要学会分配体力,不要在前半段消耗过多,后半段跑不动!”

其实并不是相越用力太猛,他常年锻炼,知道这八九里地如何分配体力。他现在的心里有些震惊,这世界的引力,似乎比蓝星小很多很多。刚才按照习惯抢先起跑,竟然有一丝丝凌空的感觉,以至于步伐凌乱,差点出丑!

很快相越习惯了这里的引力差异,慢慢的进入节奏,加上身高腿长的优势,他一下子就把其余几人远远的抛在身后。

陈重祭起飞剑,在空中观察是否有人作弊,他见到相越夸张的奔跑速度,心里乐开了花,看来自己没有选错人!

相越跑了一会,扭头回看其余的几人,只看到一个小点。不行,这样下去,只怕自己的成绩太出色,难免会引起别人的好奇心!他装成体力透支的样子,渐渐的放慢速度,不紧不慢的跑着。

陈重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暗暗点头,不错,知道利用慢跑节省恢复体力。

不多时,眼前出现一个峡谷,一个建立在峡谷入口的大门耸立在眼前。横幅上写着“落星宗炼器坊”几个字。

大门两侧有几个师兄姐在张望,他们见到相越的身影,不由得看向放置在一旁的沙漏,一个时辰的计时沙漏,才堪堪去了两成!

陈重落在地面,看着沙漏,“是不是破了记录?”

其余人都点点头。

按照炼器坊惯例,最后一关考核,如果最初之人破纪录,余下之人皆可免试通过考核。

陈重一挥手,一辆马车前去接应其余几名考核者。

没多久马车拉着几人来到,他们大汗淋漓,气息不稳,有人面色潮红,有人脸色苍白。

陈重哈哈大笑:“你们要感谢相越,要不是他打破了记录,我担心你们有人会落选。”

这几人都想相越抱拳示意,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陈重是炼器坊的大师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除了隐居不出的门主周烈,整个炼器坊大小事宜他说了算。

他招手唤来一女子说道:“这是你们的师姐,姬梅梅,她负责安排你们的衣食住行,日常工作,以及修炼。”

他顿了顿说道:“说到修炼,我们炼器坊也不可懈怠,没有过硬的身体素质,是打不好铁的!有些大型重器的锻造,需要动用万斤巨锤方可完成,以凡人之躯,很难挥舞这柄巨锤。”

“所以我炼器坊,是有针对性的修炼,一是修炼练气入门法,二是锻体术。简单来说,练气入门法可以激发你们身体的生机,固本培元,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锻体术则可以提高你们的身体柔韧性和力量,如果你们把这两门修炼之法练好了,一万斤的大锤对你们来说也不是难事。”

姬梅梅上前接口说道:“我来到炼器坊已经有十多年时间,当初可是花了差不多五年时间才能使用万斤大锤的,所以我提醒各位一句,修炼不可急于求成,也不可有一丝的懈怠之心。”

她拍拍手,“好了,你们几位请跟我来,我带你们熟悉这环境。”

当天下午,姬梅梅师姐带着这几个新人转悠,把各部建筑都一一介绍。

最后来到一个山脚下,她从储物戒里拿出几本小册子,指着几栋木屋说道:“我落星宗地广人稀,也为了有个更好的修炼环境,所有人都安排独居,你们自行挑选住处,我就不一一安排。”她扬了扬手中的书籍,“这是练气入门法和锻体术,你们每人两本,先自我翻阅和参悟,有不明之处,明日可以当面向我请教。”

“一会到了用膳时间,记得提前出发,你们还不会御剑飞行术,别错过了时间。”说罢,姬梅梅祭起飞剑离去,一会消失不见。

几人围住相越,一人开口说道:“我们这次顺利入选,全赖相越的成绩,我建议,这住处让相越先挑选。”其余四人都点头赞同。

接下来,几人相互介绍身份名字,相越一一记下,梁定国,牛震普,顾胜义,曾合四人。

他随意挑选了一处比较靠山脚的木屋,这处房子比较大,不过比较破旧,要是想提高生活质量,必须要修葺一番。

几人欢天喜地的选择好住处,迫不及待的回到屋里探查一番。

相越也来到属于自己的木屋,一踏入院子,只见枯枝败叶落了一地,看来这屋子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他抬头看院子里的几棵大树,时值初秋,几棵大树还郁郁葱葱,说明四季常青,这院子里的落叶,估计有好几年的积累,都有一股腐败味了。明天把院子清理一下,这味道闻着不舒服。

相越推门进屋,里面设施很简陋,简单的隔成三个房间。其中有一间好像是洗漱室,里面有一个大水缸,其余两间都装有床铺和储物柜。他看完一楼,沿着楼梯上到二楼,二楼就更简单,除了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整个二楼空荡荡,不像一楼那样分隔成几间。

二楼的一面墙上,装有一面巨大的镜子,相越想了想,可能是用来修习锻体术吧,毕竟对于炼器坊的苦力来说,修炼一途,全靠蒙,别的师兄姐或许能抽空指点一二,其他时间得靠自己摸索。

有一面镜子,就能很好的纠正自己姿势不对的地方。他站在镜子前,眼前的自己果然变得很年轻,除了发型和衣着不同,活脱脱一副年轻时候的模样。

只是脸上满是污垢,几乎遮盖了他本来的真实面目,说什么自己当年也是校草级别的人物。

唯一的亮点是有个硕大的阳台,站在阳台上放眼四周,整个炼器坊尽收眼底。相越不由得心里感叹,仅仅一个炼器坊,面积相当于蓝星的一个小镇了。炼器坊后面那条蜿蜒深入群山的小径,就是通向落星宗中心地带的必经之路。

相越直到现在,才能够静下心来思考出路。自己怎么来到这方世界,他一时间也弄不明白,至于能不能离开更是一头雾水。

穿越者的金手指目前他没看到,什么面板,神器,秘籍统统没有!

相越暗自想到,人的生命都是很短暂的,我活在世上,要有一个为之奋斗的目标,如果一辈子都用来考虑如何让自己存活下去,这样的人生必定是晦暗的!在蓝星有一句话,生如蝼蚁,当立鸿鹄之志;命如纸薄,应有不屈之心!

一想通,相越原本郁闷的心结消散不少,自己的人生是艳丽还是忧郁,这和周遭境遇有不小的关联,但是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心境,保持一颗热情勇敢的心,才能不论身在何处都活得精彩纷呈!

原创文章,作者:普天元独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747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