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昏迷后,养崽种田的我三胎了(季淼淼,王婆子)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相公昏迷后,养崽种田的我三胎了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樱桃红娘子

简介:【百亿物资空间+萌宝+甜宠+爽文】季淼淼是全球富豪们最忌惮的顶级神偷,为救儿童身亡,穿到同名同姓的古代恶毒亲娘身上,前身对家里的乖崽崽苛刻虐待。 看着两个真心爱她的孩子,她决定带着他们走向人生巅峰。 利用前世的空间将珍宝阁开遍全天下,送孩子们读书习武,一跃成为一国首富, 某天,那个一直在昏迷中的夫君睁眼,日夜缠着她。“娘子,二个崽崽太孤单了,为夫再努努力,生他七个八个。”季淼淼怒:“我要和离!”

角色:季淼淼,王婆子

相公昏迷后,养崽种田的我三胎了

《相公昏迷后,养崽种田的我三胎了》免费阅读

“娘,您真在外面欠债没还?”

“蓉娘,娘也是逼不得已,家里的钱都被你嫂子占了,娘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孙子挨饿啊,娘就去借钱……”

余老太声音越来越低,脸上写满后悔。

余蓉娘气得浑身发抖,她嫂子——真是个十足的恶人!余蓉娘转身冲着来人道:“王婆子,我嫂子那里有钱,你要钱就找她吧。”

王婆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几人:“少他娘废话,今天要不还钱,要不拿你们抵债。”

王婆子一个手下刚从里屋里搜刮了一顿,骂骂咧咧道:“这家里穷得连个蛋都没有,娘的,这是老子好不容易从那年轻妇人手里抢过来的。”

手下将抢来的铁罐子递给王婆子,王婆子打开一看,呸了一口:“才区区二两,塞牙缝都不够。”

余老太一听,忙道:“我当初也只借了二两啊。”

王婆子冷笑一声:“你当初是借的二两没错,不过你怕是没听过九出十三归吧,这二两已经滚成二十两了。”

余老太太听完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眼泪从眼眶里流出:“黑心肝的,你这是要逼死我们一家吗?”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王婆子说着指着余蓉娘对两个手下道:“还楞着做什么啊,既然老太婆没钱,就拿她闺女抵债。”

三岁的小满儿像个小炮弹似的冲向打手:“不准你们碰我姑姑。”

手下抬脚踢开了全身骨瘦嶙峋的小满儿,小小的身子被踹出几米开外,呯的一声,晕过去了。

“满儿!”余老太心如刀割,从地上爬起来捡起了一根木棍向着这些人打去:“我和你们这帮畜生拼了。”

里屋里本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季淼淼缓缓睁开眼,翻身坐起来打量了周围的环境,有片刻失神。

这里是什么地方?明明上一秒正在跟杀手搏斗来着。

这下一秒尼玛的到了哪了?

“娘……”一个三岁左右的女娃娃睁着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她,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模样。

季淼淼转头看向她,刚想出声询问这里是哪,屋外的吵闹和喊叫声吵的她脑袋一阵阵的头疼。

“嘶……”

这具身体脑海里闪过的片段让季淼淼头更疼了。

小丫头声音软软糯糯又带着一丝恐惧不安:“娘……小月儿害怕。”

季淼淼看了看小丫头:“你在这里别出去。”

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外面的吵闹声更凶了,打砸声和哭声让季淼淼听了直皱眉头。

屋外,余蓉娘正在苦苦挣扎着。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王婆手下趁着这功夫,手没规矩地在她身上摸索,余蓉娘羞愤地一口咬上打手的手臂,很快便被对方打了一巴掌。

余蓉娘被打的半边脸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王婆子忙拉住手下:“不许打脸,打坏了可卖不出好价格。”

手下一听也是这么个理,朝着余蓉娘肚子一脚踹去。

余蓉娘痛得倒地不起,手下见状,拖着余蓉娘跟麻袋似的便往外走。

此时,一道声音轻飘飘响起。

“喂,我说,你们动作也太慢了点吧?”

余蓉娘抬眸,看见自家嫂子正倚在门前,那神态模样倒是轻松自如。

余蓉娘怒道:“大嫂,别人都欺负上门了,你怎么还能站着说风凉话?”

王婆子回头打量一眼,立马眼前一亮。

她走近季淼淼,在她身上打量了两眼,眼底流露出贪婪的光。

“啧,这长相身姿竟比这未出阁的小姑子还强上几分。来,将她也给我绑走带上。”

王婆子手下其中一个朝着季淼淼走去,嘴边浮出猥琐的笑。

季淼淼头更疼了。

她按了按眼睛。

妈的,长这么丑,怎么还笑得出来?

男人走到季淼淼身边,抬手便要将她绑起,却没想到,季淼淼身子巧妙地闪开了。

下一秒,季淼淼抽起地上的扫帚,对着男人的大腿中间捅去……

“啊啊啊啊!”

一阵惊天惨叫,男人双手捂着自己的不可言说,痛苦地卷缩在地……

一屋子的人都惊呆了。

余蓉娘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她刚才看见了什么?

“没用的东西!”王婆子怒骂一声,朝着另一个打手使眼色,“你去,今日非好好教训一下这贱人!”

话音刚落,有什么东西从王婆子的眼前飞过。

方才明明还在季淼淼手里的扫帚,竟直击王婆子身后的打手,只听见打手痛叫一声,竟晕了过去。

王婆子心中一惊。

“好啊你们家,欠债不还竟还敢出手伤人,从前的二十两看来是要叠加到四十两了,若是不给老娘……”

话音未落,对上季淼淼冰冷的眼神。

只见她又捡起院中的柴刀,在手中掂了掂。

王婆子吓得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你……行,今日算你厉害,你等着,老娘现在就去找人,就不信治不了你!”

王婆子迈起脚就朝外跑,可她再快也快不过季淼淼手中的刀。

王婆子刚穿过院门,只听嗖的一声,头顶一凉……

王婆子头上的发髻被那把柴刀给劈开了,从她头顶中间,发丝被切割得整整齐齐。

两边长中间短,从远处看去,王婆子的头顶宛如一个凹字型。

这副模样……

就连在外面站着的村人们,也纷纷惊呆了!

这……这,再偏个一寸,只怕王婆子的脑袋就没了。

王婆子则一把瘫倒在地,她身下涌出一瘫黄渍水——

吓尿了。

季淼淼啧了一声,缓缓慢步地走近王婆子,摇头道:“还以为你多厉害呢,不多是个纸老虎。把刚才那二两还来!”

王婆子巍颤颤地从钱袋子里掏出二两。

季淼淼眼尖地看见王婆子钱袋子里还有多的银两,嘴角浮出一丝坏笑。

“挺有钱的嘛。”

王婆子脑海中浮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季淼淼抢过她手中的钱袋子,道:“正好我穷,借我用用,放心,我不怕你利滚利,你想滚多少便滚多少。”

反正我也不会还。

王婆子看着季淼淼一张灿烂的笑脸,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樱桃红娘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85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