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斩之刃》貂蝉,王允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逆斩之刃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橙子兽

简介:东汉末年,董卓进京。朝廷逐渐瓦解。一位美少年,一把三尺长刀。在这乱世到来之时。去维持自己心中的信念。世人都只知勇猛无双的猛将。神机妙算的军师。可那些隐藏在世人眼外的。在政治斗争中挥洒热血的人们。史书又有何记载。隐藏在暗处的强大组织。主角橙兴也在开始他的生存之道。

角色:貂蝉,王允

逆斩之刃

《逆斩之刃》免费阅读

公元192年三月。

京都洛阳王允府中庭院。

一位少年正闭目静坐在小亭中。

一阵轻轻的步伐,却惊醒了少年,少年转头望去。

桃杏树下,一位身姿俏美,细耳碧环的少女,笑弯了那双秋波眼眸。

“不愧是橙兴哥哥呀,明明每次人家都像小猫一样轻声轻脚了,还是被你发现了…”

橙兴听后,发现是她,便静下了神态,继续闭目打坐。

见此状,少女叹说。

“若是哪天,橙兴哥哥能应蝉儿一声,就好了..”

此话一出,少年不为所动,也不知是听没听进去。

“貂蝉,你为何又来庭中打扰,房中的桃花,可有画吗”

苍老的声音,从旁边过道中传来,发与长须都已花白,正是王允王司徒。

“爹,蝉儿现在就去嘛”

说罢,便转头对着橙兴笑道:“今晚洛阳城有花灯节,人可多了,橙兴哥哥可要陪蝉儿一起去呀”

过道两旁的桃花仿佛都弯着腰,为这位美人儿遮挡日光,肤如初雪的她便缓缓回了房。

王允看了看貂蝉,又看向橙兴,吩咐佣人,准备一些点心给貂蝉的闺房送去,便也离开了庭院。

自董卓进京以来,废少帝,立献帝,把持朝政。

此人如同豺狼,穷凶极恶,荒淫无度。

百姓们虽食不果腹,甚至易子而食,却为了满足董卓的一己私欲,举办所谓的花灯节。

个个们都要强颜笑容,营造一个太平盛世的假象。

当晚,若是有人胆敢愁眉苦脸,那可是会被官兵拖走,都不知会死在何处。

天已渐晚,橙兴如约到了王府大门,两手附在袖中,腰间别着一把三尺长刀,正闭目等候。

王允塞给了貂蝉一个香包,对着貂蝉身后的婢女嘱咐道。

“记得叮嘱小姐,切莫玩的太晚”

“是”

婢女恭恭敬敬的礼应着,三人就已经到了正门口。

橙兴此时也望向王允,王允也多提了一句注意安全,便转身回房。

两位侍从耸立在大门两侧,有橙兴在,王允都未曾嘱咐过侍从随行。

今晚的洛阳城,甚是热闹。

街上人来人往,街边上布满了花灯,灯火通明。

虽无敲锣打鼓,舞龙舞狮之事,却跟平日里的凄凉比起来,倒也显得洛阳城这一会儿,更像个都城了。

百姓们有的在街边上摆着地摊,卖着一些手工活。

眼里充满了期盼,妄想得到一些朝廷官员,沾亲沾故的人一些宠幸。

橙兴貂蝉走在拥挤的街道上,就像身上揣着吸铁石一样,吸引着周围人们的目光。

“臭李蛋儿,就知道盯着人家大家闺秀看!”

一个大婶撸着袖子,一巴掌拍在她身旁的中年男人后脑勺上。

男人摸了摸后脑勺,恼怒的说。

“你不也盯着别人男娃,眼里放着光?”

大婶听罢,咽了咽口水,继续望着橙兴,不禁感叹。

这男娃生的可是真俊啊!

橙兴一头长发盘束着,额头的发丝已经快要遮住了炯炯有神的双眼。

花灯的灯光,照应着那暗红的发色。

两鬓发丝下,更是凸显出脸型的轮廓。

七尺身高,体态匀称,气质非凡。

这附近的百姓们,特别是女性,都知王府中,有这样一位美少年。

貂蝉看着周围人的目光,也习以为常,不禁居然喃喃自语了起来。

“这些大男人啊,总是一副痴呆的眼神,就好像没了魂似的,不像我们家的橙兴哥哥,眼睛里总是闪着亮光~呀!”

貂蝉这才反应到,自己刚刚居然不自觉的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脸颊泛着绯红,余光偷偷看着橙兴,不知刚刚害羞的自己是否被他发现。

这一幕,也惹得貂蝉身后的婢女,暗暗偷笑。

橙兴呢,一直目光注视着前方,好像视线根本不会打转似的,脸上也时常并没有什么表情,与同样十五六岁的少年相比,他这样可显得老成了许多。

就在此刻,一个黑影嗖的一下,从貂蝉身边擦过。

橙兴的视线马上锁定了这个黑影的背影。

貂蝉惊声叫道。

“哎呀,我的香包!那里面可是爹刚刚给的钱!”

听罢,橙兴转身调头,左手扶着刀就跟着追赶。

“橙兴哥哥你…”

貂蝉欲言又止,旁边的婢女丫头却来了一句。

“小姐是想提醒他,注意安全吧?”

貂蝉掐了一下婢女的腰。

“杏儿就你懂的多~”

随后嘴角也弯弯一笑。

“我看呀,咱们府中,也就只有这个呆瓜,不明白小姐的心意了。”

婢女杏儿冲着貂蝉吐了吐舌头。

都给本大爷闪开!

那个黑影少年冲着前面的人群大声怒吼道。

双手不断推开了人群。

橙兴倒也是紧紧的追赶,发现了前面那个少年,背上背着双刀。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从人潮拥挤的街道上,来到了一个巷子里。

此时几名官兵也闻声赶来,个个拿着剑,有一个似乎是队长的人,冲着前面这位少年叫道。

“臭小子,当我们个个不存在啊,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偷盗之事,现在把东西归还给王府公子,我可以保证,等会儿一刀给你一个痛快的!”

少年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迎着花灯的光,才逐渐看到了他的五官。

一头乱糟糟的黑发,脸颊上布满了伤痕,有的像是刀伤,有的像是擦伤。

身高好像跟橙兴差不多,一身衣服也是破烂不堪,左手没袖子,右手又只有半截袖子。

两条手臂上的肌肉却显得格外精练。

“就你们几个饭桶,还想挡住本大爷的去路?有胆子的上来咱们试试?”

双手就已经抽出了背后的细长双刀,冲着官兵们挑衅着。

一个官兵抽着剑就呀呀的冲了上去,仿佛这个时刻,就是在上级面前表现的最好的时刻。

区区小娃,何惧之有。

少年左手一刀格挡住了官兵的剑刺,右手顺疾一挥。

官兵的左手手臂上就添了一条血红的伤口。

官兵们被刚才少年的动作给惊呆了,队长随后喊了句。

你…你们都给我上!

四个穿着轻甲的大汉,就挥着剑冲了上去。

也许是不想让其他人有无谓的受伤。

橙兴右手一拦,示意让他们退下,刚才的那一击,也足以证明眼前的少年,不是等闲之辈。

这一举动,让几个身为“大人”的官兵们很是羞愧。

一个少年偷窃,居然还得让另一个少年去处理!

但是看到旁边那个捂住左手臂嗷嗷哀啕的同伴,谁又想跟他一样,那只怕会更是羞愧吧。

橙兴缓缓的走近了黑发少年。左手握住刀鞘,右手已经握住了刀柄。

“臭小子,看不到本大爷的厉害吗?还敢用那种轻蔑的眼神盯着本大爷!”

黑发少年甩了一下右刀刀身上的血迹,左手抬起刀冲着橙兴咆哮。

哼,明明自己也只是一个臭小鬼。

橙兴已经走到了与黑发少年一个刀身的距离,便停下了脚步。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9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