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斩之刃》貂蝉,王允完整版免费阅读

洛阳城已经荒无人烟。

往东行,便能到达陈留城。

两个人就这样骑着马一路向前。

靠在橙兴怀里的貂蝉,肆意的感受照射在身上温暖的阳光。

这是她第一次,能这样感受到橙兴的温度。

义父的离去。

现在这世上,只有橙兴哥哥一个人能依靠了。

每每想到义父,双眼就开始酸酸的。

好像再多想念一秒,眼泪就能情不自禁的流下来。

“那个..橙兴哥哥。”

“嗯?”

这才想起橙兴能开口说话。

貂蝉仿佛一时间还适应不了。

显得有些拘谨。

“那个…橙兴哥哥知道你自己的父母现在在哪里吗?”

貂蝉好奇的询问道。

自从橙兴几岁的时候住进王府。

对他的身世一直充满好奇。

“我也不知道…从我记事起,我都是跟师傅一起生活,他教我刀法。这把刀,也是师傅的遗物。”

橙兴应答。

貂蝉这才仔细看向了这把刀。

刀鞘因为橙兴经常用来抵挡攻击。

所以鞘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剑痕。

刀柄用麻布缠绕。

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得知橙兴和自己一样,也是打小没见过父母的可怜人。

不禁伤感。

此时已经正午。

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

佛起颜面的貂蝉,略显尴尬。

原来是饿了。

“你等我一下。”

橙兴下马,嘴里轻轻的说道。

随后将马的缰绳系在了原地。

便去寻觅食物。

空旷的平原,貂蝉便在马边静静的守候着。

马儿也在吃着周边草。

渐渐的起了一些困意。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

身心疲惫,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竟不知不觉的睡去。

待到睁开了双眼。

面前突然有个男孩子冲着她笑。

“姐姐你醒啦?”

那孩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这才仔细观察这个孩子。

个子很小。

像一个西瓜皮扣在小脑袋上的黑色头发。

眼睛又圆又大。

嘟嘟的小脸甚是可爱。

衣着一身浅黄色的丝绸衣服,上面还有些许的刺绣。

脖子上挂着一个小铃铛。

一眼看去就不像平民百姓的孩子。

“你是?….”

貂蝉睁大了那双动人的双眼。

惊讶的询问。

小孩扭了扭腰。

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叫刘祢,字子荆。姐姐也可以叫我刘子荆啦~”

说罢,就看到这个小孩直接往貂蝉的怀里扑了过去。

小孩环抱住貂蝉的小蛮腰。

小脑袋左右摆动。

肆意的感受那对柔软。

还露出一脸痴笑。

嘴里边嘟囔着。

姐姐….大姐姐….大姐姐!嘿嘿嘿…..

突然,刘子荆就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顺引上去。

悬在了空中。

往后一望,便看到一个红头发的哥哥将自己提了起来。

就像拧着一只兔子。

此时橙兴,左手正拧着一只兔子,右手拧着刘子荆。

眼睛里还对这小子投来了一点点鄙视的目光。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我要大姐姐!

刘子荆摆动着四肢,在空中挣扎。

“橙兴哥哥,你就放了他吧。这么小的孩子,又没有恶意。”

貂蝉开了口,橙兴才将这小子放下。

刘子荆落地整理了一下衣着。

居然对着橙兴冒出一句。

“这个大姐姐不会是你的这个吧?”

边说还边竖起了小拇指。

呀!

瞬间秒懂的貂蝉一下就刷红了脸。

橙兴哪懂这意思,只是埋着头。

顺手拿起身边的石块,敲着刀鞘开始生火。

此时橙兴心里可能只记得蝉妹饿了吧。

刘子荆见橙兴并未回应自己。

便靠着貂蝉坐了下去。

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怎么会有个孩子。

貂蝉才询问其原因。

子荆声称自己只是一个漂泊四方的可怜孩子,无依无靠,无家可归。

善良的貂蝉听信了这孩子。

也是一个孤儿啊。

这么小,一个人流浪应该会忍饥挨饿,好可怜。

不忍心将他抛下,便暂定让子荆跟着一起去陈留城。

这么可爱的孩子,看有没有好心的人家能收养。

野兔已经烤好。

虽没有盐味烹调。

可是肉质是烤的刚刚好。

大快朵颐之后。

三人便再次启程。

只是那刘子荆,坚持不坐橙兴后边。

由于个头矮小,貂蝉只好护着让他坐在自己的前面。

那张本该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淫荡痴笑。

又浮现在了刘子荆的脸上。

殊不知,这小子刚才看到貂蝉的第一眼。

便决定赖着这个美丽的姐姐。

直接一脚踹开了他的坐骑,任由他的马消失在他视野中。

陈留城。

橙兴牵着马。

三人就这样行走在陈留城的街道上。

四周的房屋虽比不上长安、洛阳那样精致。

但身边的百姓们脸上个个都朝气蓬勃。

足以见得管辖此城的曹大人治理有方。

橙兴还在向四周百姓打听曹大人的位置所在时。

貂蝉和刘子荆便被前方的一幕吸引住了目光。

只见一户房屋之外,聚集了很多的百姓。

百姓们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三人凑近一看。

房屋里,一个裸露的女尸正悬挂在正中央。

双手被麻绳吊起。

尸体面部还涂抹着厚重的胭脂。

表情十分狰狞。

这是卖娼的艺伎吧?

表情好可怕…想必受过非人的折磨吧..

尸体的肚子上的血液痕迹,是画的一只凤凰吗。

百姓们围着房间内的女尸议论纷纷。

此时刘子荆已经从人群下面钻了进去。

仔细的观察那个女尸肚皮上的图案。

貂蝉都遮住了双眼,不敢看这血腥的一幕。

比起尸体,橙兴更在意刘子荆这小子在那里盯着女尸肚子愁啥。

莫非这好色的小子对一具女性尸体,都颇感兴趣?

观察许久的刘子荆,思索了片刻。

便回到了貂蝉身旁。

“从密密麻麻的伤口痕迹看出,这个凤凰图案是用锋利的小刀之类刻画出来的。下体已经被刀捅烂了,应该是因下体流血过多而死。不过….这个凤凰刻画的惟妙惟肖。行凶之人虽然残忍,却不得不赞叹他刻画凤凰精妙的手法。”

刘子荆自言自语了起来。

突然一个手抚摸着刘子荆的头。

抬头一望。

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黑色西瓜皮发型的少年,正眯着眼睛冲他会心一笑。

少年赞叹道。

“小娃,好眼光!”

橙兴也注意到了这个人,深蓝色的裤装,白色的长袍。

最显眼的,还是那长袍背后。

刻着一个黑色的“卒”字。

瓜皮少年始终眯着眼睛,形成一个弧度。

仿佛在笑,又好像没笑。

突然眯着眼睛,对着在一旁的貂蝉赞叹其美丽的容颜。

这突如其来的笑容着实让貂蝉吓了一跳。

“对不起,借过一下,借过一下。”

欣赏过美女之后的瓜皮少年非常礼貌的从人群中走出。

然后离开了这里。

怪人….

三人商议着准备先去找曹大人时。

橙兴冷不丁的观察到,对面有个头戴斗笠的大汉。

腰间佩刀的他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兀。

透过那斗笠的边缘,能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死死的盯着房内的女尸。

顾不得这些,先找曹大人要紧。

于是,三人便一起朝那曹操相府而去。

>>>点此阅读《逆斩之刃》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9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