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斩之刃》貂蝉,王允完整版免费阅读

洛阳城。

董相府。

曹操已经来到了董卓小阁。

平日里,曹操也是经常出入相国府,渐渐取得了董卓的信任。

相府的守卫见到曹操进府,也是习以为常。

迈步走了进去,见董卓正好坐在床上。

义子吕布也在另一侧侍立着。

吕布身材魁梧,英勇挺拔。

见到勇猛过人的吕布也在,曹操不由自主的心生胆怯。

董卓滚了滚那肥大的圆肚子,抚了抚长须问道:

“孟德(曹操)今日为何来得这么晚啊?”

曹操灵机一动,回答:

“我的马走不快,所以才来迟了一些..”

董卓仰天哈哈笑起来。

“这中原的马啊,就是没我大西凉的马健壮。来,奉先(吕布),去给孟德牵一匹咱们的西凉好马来!”

是!

吕布离开了小阁。

董卓呼了呼气,气喘声犹如一头劳累的老牛。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不能久坐。

不一会儿,便侧身而卧,背对着曹操。

曹操见刺杀时机已到,便将手伸进了衣袖里,准备拔刀。

“孟德啊!”

董卓忽然的一声响,吓得曹操又将手从衣袖里缩了出来。

急忙应了一声董卓。

“洒家的西凉好马今日赠与你,你打算怎么感激洒家啊?”

见董卓并未转身,曹操咬了咬牙,迅速从袖中抽出了七星宝刀。

刀一拔出,铿锵一声。

董卓面前的铜镜中闪映着宝刀的锋亮。

也惊得董卓连忙转身急问。

“孟德,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时,吕布也刚好牵马回来。

曹操急忙回应。

“我得了一把宝刀,名曰七星宝刀,想献给董相国,以报相国赠马之情!”

董卓接刀一看,七宝嵌饰,极其锋利,果然是一把宝刀!

甚是欢喜,咧嘴就笑。

起了身,便领曹操出阁看马。

曹操谢道。

“愿借马一试。”

便牵着马,疾步就往那相府大门走去。

吕布见此状,对着董卓说道。

“为何我刚刚看曹操已经将刀已经举过了头顶,好像不是想献刀,更像是想行刺父亲。父亲看那曹操现在,走的竟然如此匆忙。”

话音一落,董卓才恍然大悟,马上令吕布派人亲自去捉拿曹操。

吕布令周围的侍卫集结人马,便往那赤兔马的方向跑去。

这时,已经在房檐上静等许久的橙兴,嗖的一声就从屋檐上三两步的就跳了下来。

大大的斗笠已经遮盖住了整个脸庞,暗红色的长发也已经盘束,藏于斗笠之中。

身穿一身紧身的暗紫色长袍。

手握着那把长刀,拦在了吕布的面前。

“哟,想不到,今日曹操是有备而来,还有帮凶殿后呢”

说罢,吕布摆了摆手,示意两边的刀斧手上去。

两个侍卫就拔出了刀,呀呀呀的喊着,便从左右两侧冲向了橙兴。

橙兴手拿着刀鞘,顺着左边劈砍过来的刀剑,就是一横,再突然侧下身子,躲掉了右侧刀斧手的劈砍。

马上迅速的转了身,将刀鞘往地上狠狠一立。

纵起了身,头在下,两脚再上,一个横踢,正好双脚踢中了两边刀斧手的脸庞。

一个侍卫的鼻梁已经被踢断,缓缓的流着鲜血。

另一个侍卫的一颗门牙,滚滚的落在了地上。

橙兴一跃地,左手紧握着长刀,右手又将斗笠往下压了压。

见到如此身手,吕布也是哼的一笑。

拔出腰间的佩剑,便快步走近了橙兴。

“父亲快速集结部队,捉拿曹操!”

吕布边走边喊道。

闻声进来的把门侍卫,接到了董卓的命令,迅速的向相府外奔去。

吕布冲了上来,犹如一头雄狮,大声的咆哮着。

一个剑影呼啸着劈砍了过来。

橙兴伏着身子,还是用着刀鞘来抵挡这次攻击。

剑与刀鞘猛的一下碰撞。

吕布突然使了劲,抬手一挥。

力量大到橙兴都抵挡不住,连同刀鞘和人一起被这股力量引上了空中。

橙兴在空中翻了两圈,才右手落地,双脚还在地上留下了两道擦痕。

这是何等的力道!

原本只是想拖延时间,不料却有一个强大的对手出现在了面前。

被地上擦伤的右手,缓缓的握住了刀柄。

再一会儿,只要再战一会儿,曹大人应该就能安全的撤离。

想起父亲王允的嘱咐,想起平日里救济的贫苦百姓,想起了愿意为这改变这一切的曹大人。

橙兴便如同脱兔一样,奔向了吕布。

紧握住刀柄的手顺手一抬,一道弧光顺了出来。

可那吕布,也是久经战场的猛将,反应也甚是迅速。

手握着的佩剑也随之逆向而挥,抵挡了这迅速的一击。

橙兴双手紧握住了长刀,在攻与守之间来回自如。

也许是好久没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吕布也越发的兴奋,每一次剑击与劈砍,都越发的有力。

因为力道过于强大,橙兴每次在受到对方的劈砍之下,只能借力被对方的进攻方向牵引。

但每次牵引了对方的力道过后,都会转动着身体,将这股力道转化成自己的进攻力道。

就这样,看着两人你来我往。

锵锵的刀与剑击裂的声音,还夹杂着吕布兴奋的咆哮声。

在电光火石之间,橙兴洞察出了一丝丝的空隙。

一个刀影,便砍中了吕布的左手臂!

手臂上并没有盔甲的保护,原本以为会鲜血直流的吕布,却只是感到一股强烈的镇痛。

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臂,连衣袖都没有被割开。

这才注意到橙兴的那把长刀。

原来,原来是一把并没有开锋的刀啊!

伴随着左手臂的痛麻,吕布哈哈的笑了起来。

“拿着没开锋的刀,就敢擅闯相府?”

听到此话,董卓才缓了缓神情。

也随之嘲笑道。

“现在这世上,都有人拿着不能杀人的刀,就敢来取我董卓的项上人头。真当我董卓的脖颈,是泥做的吗。”

橙兴听闻,目光紧锁住了这个自称董卓的男人。

这个人,就是父亲王允常常提到的,祸国殃民的男人。

百姓们天天饱受饥饿,街道暗处时常有些许百姓腐烂的尸体。

想起民女的呼喊,亲人的哀嚎,官兵们的淫笑。

只要除掉了这个人,就能改变这一切。

一股愤怒便奔涌了上来。

攻击目标就是董卓的脖颈!

哪怕是未开锋的刀,只要这奋力一击,也能断其骨髓,夺其性命!

一瞬间,便越过了吕布,橙兴的刀也已经接近了董卓。

可是,橙兴在这世上已经十五六年,虽身法剑术高超,却并未真正的杀过一个人。

就在这犹豫思索的一刹那。

一个剑影便撕开了橙兴的后背,一道长长的血痕流淌出了血液。

吕布看了看自己右手握住的,那沾染着鲜血的剑身,说道。

“你很强,但你似乎来这里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看来吕布也看出了刚刚橙兴的那一丝犹豫。

说罢,便挥起手中的青锋长剑。

来吧!既然不愿露出面目,那就跟着尸体一起被埋葬吧。

长剑便直直的朝着橙兴后背心脏的位置奔涌了过去。

“给本大爷住手!!!”

这一声喊叫,还真的让吕布手中的长剑悬停在了空中。

吕布与董卓两人抬头望去。

阳光有些刺眼。

定睛一看,房檐上站着的。

是那个乱糟糟的黑头发,赤裸着双臂,背上背着两把长刀的多斩。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9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