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斩之刃》貂蝉,王允完整版免费阅读

“喂!耍帅可不止有你会啊!跟你屁股后面老半天了,终于给我逮到归还人情的时候了!”

多斩从房檐上跳了下来。

只是屋檐太高,脚一滑,直接摔了一跤。

董卓见状,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乳臭未干的小娃,你也是来我府中做行刺之事的?”

多斩迅速的爬起了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此时,董卓的部队也已经集结于相府中。

将多斩团团围住。

见到已经受伤的橙兴,多斩拔出了双刀,呼喊着让橙兴赶紧撤离。

察觉到对方似乎是想逃跑,吕布示意让士兵们将其拿下。

橙兴这才起身,忍着剧痛准备往墙边撤离。

在一旁的吕布,举剑便刺。

臭小子 本大爷来救你!!!!!!!!!!!

冲撞过来的多斩,双刀一挥,便将吕布手中的长剑给击飞。

因刚刚橙兴的那一挥砍,吕布的左手臂也疼痛不已,根本无心与眼前的毛头小子打斗。

周围的士兵们蜂拥而上。

刀技:影风车

多斩舒展了双臂,以双脚为中心轴,将身体快速的旋转了起来。

快速旋转的双刀,将靠近的士兵们打的是七零八落。

士兵的刀剑被这震击所弹飞。

反应慢的,身上,手臂上,都已被双刀割出了血口。

只见多斩的双脚一纵,在空中侧身的旋转。

最后落地之时,一刀劈在了靠近橙兴的士兵头盔上。

哐当一声,那个士兵也被猛烈的震击给击晕在了地上,倒地不起。

嘿嘿,此刻的我,真帅。

多斩嘴角扬起自信的一个弧度。

立身举刀,环顾着众人。

示意,有胆的就上来试试。

士兵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敢上前。

见橙兴已经爬上了墙,多斩也调头就撤。

吕布怒吼着:

“你们这帮蠢蛋都是吃干饭的吗!还不赶紧跟我追!”

发愣的士兵们这才回过神来,陆陆续续的跑向大门外。

“父亲莫慌,我定将曹操和那两个刺客捉拿!”

洛阳城街道上。

一匹快马正飞速疾驰。

曹操不时的在马背上回头望。

后面并没有追兵赶来。

心里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

城门已经在前方了。

心里还在盘算着。

这下也算是挑了天窗的跟董卓作对了。

本想独斩董卓,震惊天下。

若不是董卓反应迟钝,险些丢了性命。

想拯救天子的各路诸侯肯定会有很多。

不如去集结军队,与发小袁绍共同商量对策。

……….

橙兴原本没想到会受如此重伤。

此刻正被多斩搀扶着,在各个房檐上缓慢的前进着。

“快!那两个贼人上墙了!赶紧给我观察附近的房顶!抓到了贼人,可是重重有赏啊!”

房屋底下的一个士兵长官冲着部队大声喊叫着。

快趴下!

橙兴多斩两人为了避开士兵们的追捕视线,都伏下了身子。

呜!

橙兴喉咙里不自禁的发出痛苦的声音。

这才回头看去,屋檐的路径上流洒着一条血迹。

见此状,多斩也顾不得什么,将自己的无袖衣服给脱了下来。

用力撕成了布条,给橙兴紧紧的缠上。

看到能暂时止住血迹,不会在回王府的路上留下踪迹。

悬着的那颗心,才放了下来。

拖着沉重的身体,在多斩的搀扶下。

房檐之上,两人才蹒跚着回到王府。

王府小亭之中。

王允正矗立在正中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眉头紧锁,也许是在担忧这次的刺杀行动成功与否。

貂蝉端了一碗热羹过来。

“爹,你都站在这里几个时辰了,喝点热的吧。”

王允这才注意到了貂蝉在身边。

这时,只听到扑通一声。

从墙下跳下的多斩,和突然从多斩肩上滑落从而倒在地上的橙兴。

橙兴背上的衣服已经裂开,裸露出刚被布条裹满的伤口,染的鲜红。

啪嗒一声,热羹从貂蝉的手上落下,摔的粉碎。

只见貂蝉已经朝橙兴奔跑过去,都没意识到那个从手上滑落的碎裂。

王允也很诧异,马上吩咐了佣人,将橙兴抬回房。

同时叮嘱婢女去大门外叫大夫。

卧榻之上,大夫把了把橙兴的脉搏。

尚有微弱的呼吸,大夫解开了包扎的布条。

那条长长的伤口流血不止,伤口还伴有明显的脓性液体。

扶了扶橙兴的额头,正发着高烧。

这才判断是流血过多,伤口接触了脏污的布条所感染。

大夫紧忙吩咐佣人去厨房取出烧红的铁架,给橙兴火烙伤口。

貂蝉一直在旁攥紧了心,满眼都是担忧。

这般非人的疼痛,橙兴却因昏迷而未有任何的声响和肢体动作。

烙完伤口后,大夫从药盒里取出了十灰散和金疮药进行二次止血。

并用干净的布重新进行了包扎。

最后叹了口气,缓缓的开了口:

“在下已经尽我所能,因为伤口拖延太久,这娃流血甚多。能不能活,就得看这娃的造化了…”

貂蝉一听这话,抽抽噎噎了起来。

还询问大夫,还有没有更好的医法能救他。

大夫只是摆了摆手,称这种情况,这娃已经算是踏入了半个鬼门关了。

明日一早会过来换药,便辞去。

王允此时询问站在一旁的多斩是什么情况。

多斩才将刚刚董相府的事说了出来。

可叹啊!可叹我兴儿,可叹那董贼尚还活着!

得知是眼前的这个黑发小子多斩救了橙兴一命,便吩咐下人给他安排了一间客房。

外面还尚有搜查的官兵,索性让他在王府里躲避一阵。

此刻的貂蝉哭的梨花带雨,不顾父亲王允劝阻。

执意要在橙兴的身边守候着他醒来。

就这样。

不知不觉。

已经来到了深夜。

房间里卧在床上的橙兴。

和坐在一旁,枕在橙兴手上睡着了的貂蝉。

微微的烛火晃动着。

橙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才感觉到了背上强烈的疼痛感。

手好像被什么压着。

这才转了下头,看到了貂蝉。

那紧闭双眼的眼角,还能透过烛光看到些许的泪痕。

貂蝉不时还喃喃自语,似乎是在说着自己的名字。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9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