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斩之刃》貂蝉,王允完整版免费阅读

每逢在王府中与貂蝉碰面之时。

貂蝉都只是低着头,回避了橙兴的目光。

一句话都不说,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冷的就像是陌生人一般。

一个夜晚。

王府大门外。

一阵马车的轱辘声。

王允听声将至,便开门笑脸相迎。

马车上下来的,正是今日朝廷相师董卓。

董卓滚了滚自己的大圆肚,笑着问道。

“今日能受到司徒大人的邀请,真是令洒家期待万分啊。”

王允礼拜,声称今晚的礼物一定会让董相师满意。

与董卓同行的,还有他的义子吕布。

“近日朝中的一些逆臣似乎蠢蠢欲动,奉先可要堤防着四周啊”

吕布领命。

“司徒大人可是朝中为数不多良臣!这些侍卫自然不是提防王司徒。”

王允迎面笑之。

两人便行至了正堂。

吕布佩剑立在了小庭之中。

董卓的侍卫们守在王府正门与正堂门口两侧。

正堂的桌上已经布满了美酒佳肴。

董卓咳了两嗓子,一咕噜坐了下去。

王允上前给杯盏盛满了酒。

看着一桌大鱼大肉,和杯中接近盛满的美酒。

董卓似乎提不起什么兴致。

嘟囔着,也不碰一下碗筷。

见此状,王允举杯敬之,却被董卓拒绝。

“司徒大人难得邀我登府过来,莫不是想让洒家只是尝尝贵府庖厨的手艺?”

王允笑了笑,将杯中酒放了下来。

示意,让屏风后的貂蝉过来。

只见那昏暗的屏风后面,走来了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

随着微微的烛光照应,貂蝉的面容身姿越发的清楚。

“见过董相师,今晚由小女子貂蝉为相师大人起舞助兴。”

身后抚琴的婢女,缓缓的琴声。

貂蝉翩翩起舞,犹如天仙舞空,春花绽放。

时而如诉如泣,时而风情万种。

那一颦一笑都透出醉人的娇媚。

那每一下舞动都拨动着张浪的心弦。

看的董卓那是如痴如醉。

见董卓这番春心荡漾,王允笑问。

“相师,王府的庖厨手艺怎样。”

“好好好!极好极好!”

董卓居然主动举杯,邀王允共饮之。

不时的品着各个菜式。

一杯又一杯,目光却盯着貂蝉片刻未让。

“相师平日里劳累甚重,朝中要事又繁多。如不嫌弃,不如让在下的义女去服侍相师大人?”

王允举着杯中酒问道。

“哦?不嫌弃!不嫌弃!甚好,甚好啊!”

董卓脸上的横肉已经泛起阵阵红,随着他的回应上下左右摆动着。

酒过之后,王允便允诺次日将貂蝉送至相师府上。

打开了正堂大门,王允弯腰送董卓归府。

董卓边走还边对貂蝉刚才绝妙的舞姿和娇美的容颜称赏不已。

站在亭中的吕布,也迎了上来。

忽然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胭脂粉黛的貂蝉,愣在那里。

王允示意,这位就是董相师的义子吕布。

见吕布注意到了自己,貂蝉对其娇媚一笑。

“奉先,咱们回府吧。”

董卓眯着个眼睛,摇摇晃晃。

这才回过神来的吕布,将董卓扶着走向了大门外的马车。

随着马车的车轱辘声响起。

董卓也是打道回了府。

王允貂蝉二人,整晚都在强颜欢笑。

这下才放松了下来。

因为橙兴之前与吕布董卓打过照面。

王允先前就已经吩咐过橙兴守在自己的房内不许出来。

如果橙兴被董卓认出,那不免祸及整个王府。

还会让这次的离间计化为泡影。

貂蝉望了望橙兴的房间。

随即回房了。

次日。

王允在长安宫中寻到了吕布。

声称昨晚是与董相师商量,将小女貂蝉许配给吕布。

今晚会将貂蝉送到董卓府上。

吕布欣喜若狂。

昨晚貂蝉那妩媚一笑,弄的自己是彻夜未眠。

吕布连忙礼拜王允,改口称其为岳父大人。

王允抚着那一长缕白色的胡须。

离间计也随着吕布的这一拜。

开始缓缓的进行。

当晚。

已经装扮好的貂蝉跟随着王允行至了大门马车旁。

橙兴也跟着过来。

听着王允的阵阵嘱咐,应声道别。

王允边说边用袖子擦拭着眼泪。

离别之际,貂蝉取下了发上的蝴蝶发簪,递给了橙兴。

转身便上了马车,拉上了车帘。

这个蝴蝶发簪,是貂蝉自小就别在发上的。

看着手上的发簪,马蹄声也渐行渐远。

昨晚橙兴也是彻夜未眠。

昨晚董卓和吕布离开王府之后。

橙兴便蹲坐在了小庭走廊上。

一直望着天空的月亮。

耳边传来的是貂蝉房间内的轻轻哭泣声。

就这样,蹲坐了一个晚上。

未曾跟她说过话,好像只能用这种方式守护着她。

董相府内。

平日晚上,董卓都是在与宫中妃子寻欢作乐。

今晚却在正门口左右晃悠。

连把门的侍卫都惊奇万分。

随着远处赶来的马车。

董卓欣喜若狂,连忙上前迎接。

“美人啊~洒家盼你盼的好苦啊!”

那只肥厚的手掌就牵住了貂蝉的细嫩的玉手。

董卓叮嘱着门口的把门侍卫,让他们不管听到房间内有任何的动静,都不要进来打扰。

表示今晚要好好的缠绵床褥。

面无表情的貂蝉,好像已经做好了心底准备。

被董卓牵引着,就进了房。

火急火燎的董卓,急忙的褪去了身上的衣着。

那肥硕的圆肚,还夹杂着些许毫毛。

痴笑着,就将貂蝉压在床榻之上。

恶臭的舌头,也游离在了貂蝉的面颊和脖子之间。

貂蝉紧闭着双眼,紧锁眉头。

强忍着心中的痛苦。

那肥厚的手掌再次抚上了貂蝉的衣领,准备将其褪去。

貂蝉才大惊失色,匆忙的叫喊着,双手也死死的护着衣领。

“不要?美人儿你越是喊着不要,洒家就越是兴奋。你这口仙桃儿,就让洒家来品一品!”

董卓双眼冒着光亮。

如同禽兽,用力的将貂蝉的双手掰开,准备褪去她的外衣。

门口的把门侍卫听到了少女的呼喊,相师兴奋的嚎叫,也相继对视一笑。

连连称赞相师好兴致。

外衣已被褪去,显露出了粉色的肚兜,和那对挺拔的隆起。

兴奋的董卓连连称赞。

“想不到天底下竟然有这等仙女,那宫中皇帝的妃子们相比之下,也不过是一堆胭脂俗粉罢了!”

貂蝉的眼泪浸湿了脸颊。

一个少女,又怎有力量抵抗。

只能从喉咙发出本能的求救声,越发的响亮。

在董卓伸进貂蝉的后脖,准备解开肚兜之际。

一个破窗声惊动了他。

转头一看,空无一人。

奇了怪,这夏天的晚上又不曾起风。

窗户怎么会自然打开。

起身的董卓,埋怨这窗扫了他的兴致,边走过去关上了窗户。

挺了挺肥肚。

“美人,让我们来继续享受吧!”

转头话音一落。

便看到眼前站着一位红发少年。

少年伏低了身子,右手已经握住了刀把。

头发已经遮掩了双眼,但能感觉到。

如果自己向前一步,眼前这个人便会马上拔刀。

是橙兴,貂蝉看到了背对着他的人正是橙兴。

才慌忙的扣紧了衣着。

房间大门此时也突然被人打开。

开门者,居然是赴王允之约赶来的吕布!

门一开,吕布便被眼前的这一切震惊到。

床上坐着的是貂蝉,旁边的站着的是一位未曾谋面的持刀红发少年。

另一边则是赤裸着上身的父亲董卓。

这时董卓突然开了口。

“奉先!贼…贼人,快快拿下!”

听到了父亲的命令。

吕布拔出佩剑就朝橙兴冲了上去。

见剑挥之而来。

橙兴拔出了刀,迎了上去。

几回合之后,吕布便认出了眼前的红发少年。

“是你!”

吕布惊叹了一句。

“你就是那天来相府行刺的贼人。”

听到吕布的这句话,董卓才想起。

这个贼人的刀,是没有开锋,杀不了人的。

便双手托起身旁的凳子,慢慢的靠近了橙兴。

随着吕布的一个剑刺。

橙兴横刀而握,抵挡了这一击。

随后迅速的伏下了身子。

将刀身顺着吕布的长剑顺滑下去,卡在了吕布的剑柄处。

以左脚为中心,身体顺疾一旋。

右脚狠狠地踢了在吕布的后背上。

吕布被这一瞬间爆发的力量给牵引了过去。

长剑劈开了面前的凳子,直直的插入了董卓那肥大的肚子里。

随着董卓一声声痛苦的惨叫。

门外的把门侍卫也纷纷涌入了进来。

个个惊恐着,看到吕布把董卓给杀了!

此时,橙兴早已经背着貂蝉,从窗户外逃走。

夜空下。

少年背着少女穿梭在了各个屋檐之上。

已经逃到了安全范围。

橙兴缓缓将貂蝉从背上放下。

此时貂蝉已经惊慌失措。

她从没想过,自己怎么暗示,都没有回应的橙兴。

居然此刻会来救自己。

橙兴的脑海里突然浮现着。

那洛阳王府小亭之中,桃杏树下。

一位身姿俏美,细耳碧环的少女,笑弯了那双秋波眼眸。

“不愧是橙兴哥哥呀,明明每次人家都像小猫一样轻声轻脚了,还是被你发现了…”

发现眼前的是貂蝉,自己也静下了神态,继续闭目打坐。

见此状,貂蝉叹说。

“若是哪天,橙兴哥哥能应蝉儿一声,就好了..”

…….

“对不起,我来晚了….”

少年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顿了出来。

听到橙兴居然开口说话。

相处数年,原以为不能说话的橙兴此刻居然开了口。

貂蝉随即潸然泪下。

月光之下。

少年取出了蝴蝶发簪。

亲手别在了少女的发上。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19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