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彦勋,道君皇帝《乱世崛起之大宋好男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乱世崛起之大宋好男儿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爱吃猫的鱼

角色:高彦勋,道君皇帝

简介:北宋,中华文明之花绽放之最盛,中世纪世界文明的唯一灯塔!但一切在一场靖康之变后,犹如一场噩梦,盛世繁华被野蛮的铁蹄踏得粉粹,中原王朝迎来史无前例的极度羞辱!是消弭这场灾难,挽狂澜于既倒,让这盛世延续生机,让这繁华不再破灭,还是应承历史宿命,让一切灰飞烟灭,且看高彦勋如何抉择……

乱世崛起之大宋好男儿

《乱世崛起之大宋好男儿》免费阅读

北宋,宣和二年。

初春三月,挨过一个冬天的开封城已有些暖意,正是晌午时分,阳光洒照在汴河上,映射出赤蓝橙绿等诸色混杂的辉芒,天地一片波光粼粼。

在堤岸的浓荫里,高彦勋牵着马倚树而立,他看着繁忙的河面出神。河中樯桅林立,赤膊的船工们嘴里整齐的喊着号子,奋力地摇橹划桨,满载着货物的船只穿梭如飞。

其中,一支二十多条船组成的船队吸引着他的目光,船上装运的是造型各异的奇石,还有些花木,不乏年岁久远的古木,高彦勋明白,这是道君皇帝从江南采办的花石纲,是要运到他正建造的万世之园的艮岳里的。

或许是在这里站立得有点久了,身旁的白马已有些不耐烦,不停的甩着尾巴,晃着硕大的马头不时的在高彦勋身上蹭,扬蹄踩踏着地面嘚嘚作响。它似是在催促主人快点离开这里,一条河有什么看头,一看就看这么久,哪有在大道上纵情疾驰来得畅快!

高彦勋头上没有戴这个时代惯常用的帻头,只用头巾束起了发髻,宽肩细腰,剑眉星目,面冠如玉。身着的白袍不是士人们常穿的宽口大袖,而是收腰的紧身箭袖,脚蹬鹿皮快靴,浑身上下干练利落,腰间挂着一口宝剑,甚是英姿飒飒、风流倜傥。

他感觉到了坐骑的不耐,伸手揪住它的鬃毛轻轻扯了几下,笑骂道:“你这畜生就是不安分,一清早就骑你出来绕城跑了一圈,才安静一会,这又忍不住了,不能任你野,我们得回府了。”

白马似是听懂了主人的话,两只前蹄突然一抬,整个身子竖立了起来,只靠后蹄着地,昂起头,唏律律的向天长嘶一声,像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

高彦勋不理它,揉了揉额头,自从那晚遭遇了非常诡异的经历后,这段时间以来,头就一直有些晕胀,为了放松一下,今天一大早就骑着马出城来吹吹风透透气。白马神骏,驮着他疯狂跑了半天,现在昏胀的症状倒是减轻了不少,感觉要好多了。

高彦勋又回想起那天夜里发生的事。前阵儿的一天夜里,他看了会唐朝李靖的卫国公兵法录,就早早睡下了,睡得正香时,突觉头一阵蚀骨的痛,像是有小虫子钻了进去在咬噬他的脑髓,又像是有个人影钻进了他的脑子里在拼命抢夺他的身体。

他疼痛难忍,拼尽全力挣扎,想伸手把钻进脑子里的家伙拽出来,但身子却如鬼压身一般,连根手指都动不了。他想大声喊叫,让人来帮忙,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

他只能直挺挺地躺在榻上忍受着这蚀骨之痛的折磨,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两个人影在脑子里打架,一个身影像是自己,另一个却不知是谁,像梦又不像是梦,就这样,大约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痛感才逐渐消失,那个不知是谁的人影也消失了,可他身子还是动不了。

可不知怎么回事,他的脑子里突然拥有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些他隐约知道,有些却是闻所未闻,稀奇古怪的,就在他还在为那些奇古怪事发愣时,脑海里又出现一些场景,就如画卷一般向他展开。

好像是个战场,只见一队队蛮族铁骑漫山遍野的涌出,他们在攻陷一座座城池,这些蛮族冲进攻陷的城池里不停杀人、纵火、劫掠、奸淫,追杀着奔跑的人群。渐渐的,他发现,那些冒着浓烟被大火焚毁的城池好像是大宋的城池,那些四处奔逐逃散的人群,穿的是大宋的服饰,他看清了他们的脸,竟然都是宋人……

他惊呆了,他想奋力起身,他要拿起平常用的铁枪去救他们,可身子还是动弹不了。画卷还在徐徐展开,这群蛮族铁骑渡过了黄河,好像在攻打开封城。开封城门突然开了,一群身着大宋朝服的人簇拥着一个身着黄袍的人出城了,咦!这好像是当今皇上啊,他怎么出城了?

蛮族冲进了城,又是同样的杀戮、抢劫……

繁华的开封城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华丽精致的屋舍园林成了一堆堆废墟焦土,到处是尸体,是惨呼,数不清的不着寸缕的女尸……

高彦勋再也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拼尽全身力气一挣,身子突然能动了,扑通一声,却从榻上摔到了地上,这一下摔得结结实实,浑身都疼,他挣扎着爬起要去绰枪,他要去杀尽那些蛮族,跌跌撞撞迈了两步,感觉不对劲,缓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些骇人的场景原来只是个梦。他腿发软,又坐在了地板上,脸上背上涔涔的都是冷汗。

他屋里闹这么大动静,下人都被惊动了,纷纷掌灯过来查看,却见他满头大汗的坐在地上,大家都慌忙把他搀扶到榻上,七嘴八舌的关心问着怎么回事。深更半夜的,高彦勋也不想惊忧他们,只敷衍的说了句做了个梦,就把他们都打发回去睡觉,他自己躺在榻上却再也睡不着。

他寻思着,今晚这个梦来得蹊跷,他以前也不是没做过梦,却从未像今晚这般荒诞惊悚,他都有些怀疑自己还是不是自己,他伸伸腿举举胳膊,又晃动了下头,感觉身体还是在受自己支配,这才觉得放心。

他费力的把脑海里零星残余的梦境片段串联拼接,得出了一个大概的情况,北方崛起了一个女真蛮族,建立了金国,这个金国先灭了辽,又在靖康二年,攻破开封汴梁灭了宋,当今皇上和宗室贵戚及一些大臣百姓将近十万人被掳掠到一个叫黄龙府的地方,五千多宗室女子更是受尽虐辱,存活者不过百余人。整个北方被金人破坏,赤地千里,饿殍遍野,路累白骨,繁华似锦的大宋从此化为灰烬。

皇上的九皇子赵构成为皇室唯一逃脱的人,他逃到江南,建立了南宋,如晋朝一般,衣冠南渡。这时崛起了中兴四将,保得南宋一时平安,但这九皇子却忘了国仇家恨,只想偏隅苟安,一味媚金求和……

一番激动感慨过后,神智渐渐清明的他并不相信梦里的事会发生在现实中,只觉这梦就如唐朝的那些文人写的荒诞怪志的小品故事一般。他想着大宋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整个朝廷仍在正常运转,百姓安居乐业,汴梁仍然繁华,云集着各方商旅,林立的店肆里人满为患生意火红,汴河每天都货如轮转,各国使团竞相把大宋当上国天朝来觐见……

这盛世景象怎可能会如梦里那般,突然间就变成了森罗殿?他只当这是个无厘头的噩梦,就如此前做过许多的梦一样,都是虚幻的东西,当不得真的。

可由于这个梦来得是如此蹊跷又过于骇人,实在是事关重大,他虽不相信会成真,还是怀着一些忐忑不安的心思去求证了梦里的几个事,以此来甄别这梦到底能有几分可靠性。

比如,梦里提到的花石纲,而现实中,道君皇帝确实实行了好几年的花石纲采办政令。艮岳也是正在修建。至于江南有个叫方腊的人要造反,经他仔细打听,目前好像还没听说有这么个人,但江南一带因花石纲激起民怨甚重,倒是实事。或许,这个方腊还没起事,还在默默无名之中吧,可以继续留意以便佐证。

他还打听到,在辽国的东北方,确实崛起了一个叫女真的蛮族,首领叫完颜阿骨打,其勇猛和本朝的太祖有一比。这个部落本来没有开化,是辽国的奴隶,不知怎么就突然强大了起来,短短四五年时间不但建了国,还把强大的辽国打得节节败退,丢失了大半国土。

更可怕的是,梦境里说道君皇帝与这个金国结盟伐辽,就是与虎谋皮,引狼入室。初时他还想,这肯定是假的,宋金之间还隔着辽,怎么可能去结盟,但是,经他打听下来,却是呆住了,道君皇帝确实在和金国谈结盟收回燕云十六州的事,两国使者都来回互派了好几次了……

他还印证了好些事,都如梦境里所言的一般,他甚至还去了解了道君皇帝是不是有个九皇子叫赵构,打听下来,虽然这个九皇子不为人注意,但确实是有这么个皇子,是道君皇帝和一个不起眼的姓韦的宫女生的,因为生了皇子,才封了韦妃。

越印证他是越心惊,感到梦境的的事有可能会发生,他开始担忧大宋未来的命运。他不禁哀叹,难道大宋这锦绣山河就真要遭女真蛮族的铁蹄蹂躏;这万万子民就要惨遭屠戮;这些姿妍娇媚,柔嫩似水的女儿家就要被那茹毛饮血禽兽般的蛮人虐辱致死,这繁华盛景就要成为灰烬?

最初几天,每每想到此,他都不禁痛哭流涕,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过了几天,心绪平静了些,想起梦境里说的是要到靖康二年,大宋才会灭亡,而现在是宣和二年,目前金国还没有灭掉辽国。也就是说,至少还有一段时间的缓冲,金国才会直接面对大宋。想到这里,他又有一些欣慰。

可究竟什么时候会是靖康二年呢?万一明年皇上就改年号为靖康该怎么办?看看现在满朝上下,上至皇帝宰执,下至普通官员,无不在在醉生梦死,弄钱的弄钱,玩权的玩权。道君皇帝穷奢极欲挥霍民脂民膏如土,痴恋道法,迷信妖道,宠信佞臣和宦官。蔡京任相十几年,败坏朝纲,剪除异己,党争不断,朝廷早无哲宗之前的吏明治清的环境了!

想到此,高彦勋又有些心寒,虽然他不知靖康二年会是什么时候到来,但按目前的事态发展,想必也没有几年时间了。可这几年时间,他能做什么呢?

他到现在就是个靠祖上的功绩,恩荫点了个从八品的秉义郎,领着朝廷发放的俸禄,连个具体的差遣都没有,没有差遣就没有实权,就没有可以使唤的人。即便他知道未来的结果又怎样,他也改变不了什么,难道他要跑到东华门前敲鼓,然后被道君皇帝开恩召见,然后对着皇帝一通巴拉巴拉?

说陛下,你再别和金国结盟了,不要玩物误国了,赶紧整治朝纲,修缮城池,增强武备,不然,大宋就要灭亡了,你和你的臣民们都要被掳到北国苦寒之地,坐在地牢里数天上的星星过日子了。

到时,你还要领着你的皇后贵妃帝姬们给金国的皇帝跳牵羊舞。你不知牵羊舞是啥,哦,就是赤裸着上身,带个羊头帽,屁股上再拴根羊尾巴,匍匐着一边跳舞一面给金国的贵族们敬酒。这还不够,你所有的美丽可爱的嫔妃、女儿都要被虐辱而死,活着的也被充进洗衣坊当官妓……

十有八九,还没等他慷慨激昂的巴拉到一半,就会激怒虽然昏庸还算仁厚和蔼的道君皇帝命人把他拉出去,不是给剐了就是给砍了。

说他现在位卑言微都是抬举他了,他在高位者眼里哪有位啊!

怎么办?难道自己不管不顾的先跑到江南置田办产,躲起来过自己的安稳日子,任这北方广袤土地沦为夷人之手?任祖宗基业被毁,千里流血,白骨萦草?看着繁忙的汴河,多如江鲫的船只,听着船工们喊着号子,堤岸两边广袤的田地里,正辛勤劳作的农人,这些朴实的人为什么要遭这无妄之灾?巍峨的开封城,这满眼秀丽的景色,鲜活欢快的在草地树荫里嘻闹的孩子,怜爱看着他们的父母,洋溢着慈爱笑容的老人,娴淑优雅的仕女……

“终不能让这锦绣大宋被蛮族毁了!”高彦勋在心里发誓一般的大声喊道,一个主意在反复思量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抓起马缰绳正要翻身上马。

身后的官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片刻间已奔至他跟前,“彦勋,你在这里作甚?害我好找,我还以为你去了校军场看禁军演练,转了一圈却没有见到你人,竟然在这里猫着。”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猫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202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