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袁术,袁涣《大仲天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仲天下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十七把刀

角色:袁术,袁涣

简介:袁术高坐主位,端详着这后世散失的宝物,耳边全是闹哄哄的争吵之声。只见他左手支住脸,右手食指轻轻敲击着书案,半晌才说道:“诸位,你们这般争论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样吧,劝进者入左列,非劝进者入右列!”

大仲天下

《大仲天下》免费阅读

建安二年冬十一月,寿春,小雪。

今年的冬天有些冷,冬风凛冽,竟然连南方也飘起了雪花,雪花自天边而落,洒在江淮大地上。

与其他地方不同,后将军府的大堂内却是温暖如春,人声鼎沸。

仆从们来来回回的忙碌个不停,家主脾气不好,万一地暖跟不上,冻着了诸位大人,他们是要被充军的。

掀起竹帘,仆从们小心翼翼的进去,加了些炭火。

“主簿大人,汝南袁氏四世三公,声威著于海内,天下豪杰莫不膺服,恨不能效死!

今天子蒙尘,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虎狼之心天下谁人不知?

此时此刻,正是主公登高一呼,扫荡群小的时候,汉室已衰,仲氏当兴!

你这般阻挠,莫不是怀有二志?”

一个手持竹杖的老者,一边对着文臣首位的阎象喷唾沫星子,一边用竹杖“剁剁剁”顿地,看上去倒像是个忠贞耿直之人。

“阎象忠心如何,不必你来说,自有主公明断!

天子在许昌,未见有殷商纣王之无道昏聩,主公虽声望远播,也不见文王之德行,袁氏世食汉禄,如何能做汉家逆臣?

尔等不思专心政务,只是一味谄媚君上,依老夫看,你们这些国之硕鼠才是国之大害!”

阎象怒斥其人,转而看向主位上的袁术,拱手道:“请主公将此人斩首,以谢天下!”

袁术听着堂下的争吵声,左手支住脸庞,右手食指轻轻敲击,端详着桌案上的玉玺,打了个哈欠,半晌才说道。

“既然你们争论不休,依我看啊,也没有个结果,那就这样吧!赞成称帝的居于左列,不赞成称帝的居于右列!”

此话一出,刚才还在争吵的僚臣们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主公,这是何意啊?

为官者,最怕的是什么?

站队!

官场中人世故圆滑,轻易是不表态的。

照着袁术的做法,那岂不是不是死,就是生?

“诸位先考虑,半个时辰后见!”

说完,袁术竟然径直离席,奔后堂而去,任由这些文臣、谋士在堂中思忖。

众人知道,袁术虽然为人轻狡反复,但是有些事情又是一口唾沫一个钉。

袁涣颇有城府,看了一眼阎象,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竟第一个走到右列落座。

阎象自然是不赞成袁术称帝的,也就跟着去了右列首位坐下。

那竹杖老者冷哼一声,坐在了左列首位。

眼见已经有人选选择了,其他的僚臣属吏也揣摩着袁术的心思,忐忑的选择,或左或右。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再看堂下,竟然是右列人多一些,左侧仅有一些儒生、豪绅。

袁术按剑而行,转出来,走到左右之间,率先开口。

“诸位,知道本将刚才去哪儿了吗?”

“下官不知!”

众人心中本就忐忑,只觉袁术今天奇怪的很,听他发问,只得齐声应道。

“本将军去看了看寿春的府库,看了看城外的饥民!”

众臣愕然,全然不知袁术想要说什么!

“自匡亭以来,本将下淮南,苦心经营年余方有如今气象。六月,江淮大水;十月,江淮竟然下起了雪?诸位说说,江淮的百姓过得好吗?”

众臣默然,不知如何应答。

“本将养兵十余万,府库粮秣万千,本以为尔等好生办事,你们说说,怎么就冒出来十余万流民聚集在寿春城外?”

“本将的钱,本将的粮米,去了哪里?”

说到这里,袁术拔剑而出,狠狠的扎在木板上。

众臣一阵骚动,预感到今天确实有大事要发生了。

袁术头也不回,扯下竹帘,背对众臣,看着堂外不知何时站满的甲士,喝道:“袁涣何在?”

袁涣早知今日这个场面,连忙起身,站到袁术身后,拱手说道:“主公!”

“念吧!”

袁涣这才从衣袍间取出一卷绢帛展开,念着上面的内容。

“庐江临湖县县令何在?”

左列后面一个仓皇的身影出来,颤抖着声音答道:“下官在!”

袁涣看着这个胖乎乎的县令,开口问道:“建安二年六月初五,临湖县大水,县令报后将军府粮米万石,金千金,可有此事?”

临湖县县令吞吞吐吐,半天才说清楚:“回大人的话,确……确有其事!”

“六月二十三日,临湖县发生民乱,围攻县城。我且问你,钱粮可有如实发放?”

“这……这……这这,下官,下官……”

“主公,下官有罪啊!”

临湖县县令双腿一软,竟然直接跪了下来,涕泗横流。

袁涣见此,也不再问了,直接对着堂下的甲士喊道:“来人,带下去!”

“主公……主公……”

甲士拖拽着不断求饶的临湖县县令出去,方才发现此人脚下已经是湿漉漉的一滩。

处置完临湖县县令,袁涣继续唤名。

“庐江居巢长何在?”

…………

“九江郡历阳县令何在?”

…………

“丹阳郡石城县令何在?”

…………

“后将军府从事中郎何在?”

…………

袁涣的声音就像是索命勾魂的无常,每叫到一个名字,立刻就有一个县令、僚臣被甲士拿下。

终于,在众人的战战兢兢之中,袁涣念完了手中的那张绢帛。

薄薄的一张帛上密密麻麻的写了二十多个名字,几乎占了堂内僚臣的三分之一。

“主公!”

袁涣轻轻唤了一声袁术,说道,“已经全部拿下了!”

袁术回身,看了一眼左右分列的众人,说道:“诸位,今日本将军摆了一个鸿门宴,这些人都是蛀虫,他们为官不仁,芝麻大小的东西就敢欺上瞒下,里应外合?多余的话,本将军也不想说了,诸君珍重!”

说完,袁术吩咐袁涣,道:“今夜,你替我请主簿、长史、东曹掾、西曹掾入府饮宴!”

“喏!”袁涣连忙应声。

说完这些,袁术一言不发的走回堂内,拔出宝剑回鞘,大步走了。

众人这才在袁涣的招呼下散去。

“主簿大人?主公这是……”

刚出了后将军府,眼见着今日袁术发了一通威风,一位亲近阎象的幕府属官正要说话。

阎象坐上马车,瞧着车外已经停下来的雪若有所思。

眼见同车之人问话,直接打断话头,说道:“噤声!主公今日行事出人意表,高深莫测,莫要妄自揣度,安心做事!”

这人眼见阎象闭目养神,不肯多说,只得闭嘴,不敢多言。

一时之间,众臣散去。

众人措手不及,袁术突然处置了不少贪腐之徒。

他们不知道的是,悄然之间。

淮南的天,变了!

原创文章,作者:十七把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bafree.net/xiaoshuo/2127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